最新信息
热门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要闻关注 > 正文

走近百岁老人彭伯通

发布:付丹 日期:2018/4/19 来源:马拉 浏览:

2018年2月8日是重庆著名文史专家彭伯通先生百年华诞。彭先生1985年调任重庆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,至2001年83岁时离休。重庆直辖前,一直兼任重庆市地方志编委会副总编辑。他还是一位老革命,2009年荣获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纪念章”,2015年荣获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”。1981年由重庆出版社推出的《古城重庆》是一部探索重庆过去、叙述重庆历史以及介绍诸多地名演变的书,深受读者好评。


早年的革命者

我是从小读彭先生《古城重庆》长大的,今年2月8日第一次见到彭先生,他已是百岁寿星。令人惊奇的是,他的夫人曾眧成今年也满百岁,双百伉俪,世之罕见。彭先生的视力、听力和言说的能力,都已衰退,但弟子后学齐聚先生门下,给他祝寿,筹办了一个“百年渝城百年人,世纪华诞重庆通”雅集,也是向百年重庆城和它的叙述者百岁老人的致敬。

长子彭光忠先生说:“很多人晓得我父亲是一个老学者,但不晓得他还是一个老革命。我父亲是“老重庆”,出生在水巷子,爷爷是商人。我母亲出身名门,小时候我看过妈妈年轻时的照片,像电影明星一样。我父亲1939年考上中央大学经济系,1940年和妈妈结婚,1943年他毕业时,我出生了。”


彭伯通1981年的全家福


彭老的夫人出身名门,其爷爷曾吉芝是重庆近代史上的教育家、诗人和书法家,曾创办巴县中学堂和昭武小学,先后两次到四川省视学。辛亥革命蜀军政府成立后,曾任秘书院编制局局长,后三任巴县中学校长,1927年又创办巴县女子中学并任校长,一年后又创办赣江中学,1933年兼任四川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校长。

彭光忠说:“我的外曾祖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我父亲一介寒士,能被他相中为孙女婿,是件很荣耀的事情,因为那个时代的婚姻讲究门当户对,单从家世和门第观念来相亲,曾家是万万选不到我父亲的,肯定是一眼就相中我父亲的才华。原来家里墙上还挂着一幅字画,是我父亲21岁生日时,我外曾祖父为他题写的。”

当时中央大学是国共两党争夺青年的战场。彭伯通参与了中共南方局青年组领导的地下文化活动。“他在《商务日报》担任记者、主笔,还在民生公司工作过,不断写消息报道和专栏文章、社论。父亲家在渝中区绣笔街(现解放西路的一段),这里就成了父亲他们的一个活动据点。我记得绣笔街的老屋是一个四合院,地下党的人常进进出出。后来成为全国政协秘书长的彭友金、当过重庆市委书记的廖伯康,还有华蓥山游击队的范彬文——是个络耳胡,都来过我家。”

“我爱花/爱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花/带着霜露迎接朝霞/不怕严寒,不怕黑暗/最美丽的花在漆黑的冬夜开放/我爱花,我愿为祖国/开一朵绚丽的血红的花。”这是著名的“11·27”烈士、璧山人白深富遗诗《花》。“白深富是我父亲在中央大学的同学,也是搞地下工作的同志。他们不是一个系。父亲跟我说过,当年他和白深富交谈,白深富说‘逆流而行的人,才算英雄’,他一辈子都记得。1957年反右和文革,父亲受到不公正待遇,遭抄家,藏书散落。我曾听见他感叹‘一个文人,无书可读’。但他们这种干过地下工作的人,心态好,‘逆流而行的人,才算英雄’,这种信念帮他渡过浩劫,直到可以重新著书立说。他还写过一本《沧白先生论诗绝句百首笺》,重庆近代史上,他最崇拜的人物是辛亥革命家杨沧白,现在的沧白路,就是用杨先生的名字命名的。我想可能是因为杨先生的人生,跟他相似。杨先生先是一个学者,然后成了革命者,而我父亲倒过来,先是革命者,然后是一个学者。”

1 [2] [3]